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深度财经网 > 资讯> 正文

颜值焦虑遭遇医美黑洞消费者毁容丧命黑机构近半手术由非正规医生操作

2021-07-29 20:49:26 来源:新浪财经综合
颜值焦虑遭遇医美黑洞消费者毁容丧命黑机构近半手术由非正规医生操作

  原标题:颜值焦虑遭遇医美黑洞:消费者毁容丧命黑机构,近半手术由非正规医生操作

  来源:时代周报

  7月24日,台风“烟花”逼近上海。呼啸而过的大风和倾盆而下的大雨,并没打乱小洁的整容计划。从苏州驱车近两个小时,小洁准时出现在上海一家医美工作室。

  “95后”的小洁割过双眼皮,打过玻尿酸,但依然不满意上天给的这张脸。

  这次,小洁要做面部线雕,把蛋白线放置在导管针中,再把针穿过皮肤用线将脸部拉起。这样,脸能变得更紧致一些。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越来越多人陷入容貌焦虑。

  近年,一些医美从业者因此赚的盆满钵满,可不少整形者,不仅没能解决自己容貌问题,反而变得更焦虑,有人甚至为此失去生命。

  日前,杭州网红小冉因抽脂手术后感染恶化、器官衰竭去世。尽管涉事医院很快便暂停接诊,并悄悄注销了线上医院信息,但依然没能平息人们对医美手术的担忧、质疑与愤怒。

  近年来,国内医美医疗事故频发。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的数据显示,2019年,仅毁容导致的投诉就有2万起,大多发生在非法经营的黑医美机构。

  中国消费者协会官网的投诉数据显示,2015-2020年,全国消协组织收到的医美行业投诉从483件增长到7233件,5年间投诉量增长近14倍。

  与之相对应的,是越来越多年轻人整形成瘾,一次又一次的对自己身体“动刀”。

  一面是频发的医疗事故,一面是源源不断的整形大军,一旦行业管理与消费引导缺位,小冉离世的不幸事件只会越来越多。

  “医美行业蓬勃发展的同时,供给与需求的错配也催生诸多行业乱象,尤以黑医美、黑机构、黑医生、黑场所、黑针剂等‘五黑’现象表现突出。”7月25日,互联网医美平台新氧科技(SY. NASDAQ)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该负责人从事医美行业多年,在他来,医美行业自律的同时,消费者也要通过医美消费预警等科普内容提升消费认知。

  整形消费者时颜:

  “现实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

  我在上海打工十几年了,工资不高。每月微薄的收入,除补贴家用,几乎都花在医美上。前前后后大约十几万元,其中最大一笔开销是为隆胸。

  2019年,在上海一家私立医疗美容医院,我做了第一次丰胸手术。手术内容是植入假体,但术后的胸部并没有预期的柔软,一边高一边低的现象很严重。

  原以为术后可以焕发新生,身材变得更好,但现实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

  令人崩溃的是,做完隆胸手术,胸部不仅硬,而且还会流出一些积液,即便用针筒抽出,还会不断有新积液产生。后来没办法,医院才给我做了修复手术,重新开刀,更换新硅胶。等于又受了一次罪。

  做隆胸手术前,我完全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过程受罪不说,为此我前后花了7万多元。算上做双眼皮抽脂和超皮秒祛斑花的4万多元,自己这些年在上海打工攒下的积蓄几乎都花在医美上,但效果并不满意。

  回想整形初衷,至今让我有些懊恼,因为并非自己“主动”走进手术室。当时有名做医美顾问的老乡,介绍我做医美手术。或许是希望获得提成,老乡表现的十分热情,我本是随口一提,就被她拉去医院咨询。

  到了医院,我也没下定决心,但架不住医生“忽悠”,马上就给我做了体检并作出诊断。自己当时对医美也不了解,看了医院的硅胶产品,感觉手感还不错,也就被说服了。

  现在的美容顾问很会制造焦虑。他们会告诉你医生手术档期很难排到,如果想做就尽快,再晚就不容易安排了。做祛斑项目时,美容顾问告诉我,有人为祛斑花费十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目的就是让我觉得物超所值,毫不犹豫地付账。

  时至今日,我也没敢告诉父母自己做隆胸手术的事情,修复手术更是连我丈夫也没告知。现在回想也感到后悔,如果重来一次,我肯定不会去做丰胸手术。

  可怕的是,医美有时和毒品一样,会上瘾,一旦做了可能就回不了头。

  我已经34岁了,面对岁月痕迹,我以后仍会做些注射类项目改善自己不满意的部位。

  医美渠道营销员雪儿:

  “干医美这行,真的需要良心。”

  我做这行已有7年多,原本在江西一家医院做护士,后来接触了医美行业,感觉很有前景,就决定转行,从头学习相关知识。

  我平时帮一些医美机构做渠道营销,为身边有整形需求的消费者推荐医生。

  在从事医美行业的7年里,我见了很多因容貌焦虑而整形上瘾的消费者。有些极端案例,比如我劝一名消费者不用再打玻尿酸,但她却告诉我,如果不打今天就不会离开。也有不听劝告的消费者“威胁”自己,如果不在我这里完成手术,也会到别的医院去完成。

  这其中,不乏有手术失败的案例,大家似乎也见怪不怪。

  从事医美这行对我良心考验很大,因为有需求的人很多,而想在医美行业赚钱的人更多,这就使得行业始终有着很多乱象。

  一些医美机构和渠道营销方根本不考虑消费者自身情况,只要消费者想做,就给做。

  我有个“95后”男顾客,已经做了三次鼻子,外加全身抽脂、注射玻尿酸等项目,但他仍要求继续注射玻尿酸。令我没想到的是,在我拒绝他后,他马上又在别家机构完成了注射。

  很多年轻人对医美没有一个正确认识,盲目追求明星脸。前几年,不少消费者想做杨幂的鼻子,现在,消费者又想做迪丽热巴的鼻子、杨颖的脸型。

  我甚至遇到过一个不到18岁高中生,靠压岁钱打玻尿酸。

  一个明显的变化是,现在医美受众群体年龄层越来越小,高考结束来整形的人很多,不到18岁就想打针的孩子也不少。

  其实很多人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容貌焦虑,追求年轻和漂亮无可厚非,适度做医美是很好的选择,但过度就不好了。

  我也时常提醒自己,干医美这行,真的需要良心,有些钱不能挣。

  资深整形医生郭伟:

  “整形不能改变命运。”

  我在医美行业从业20多年,是行业老兵。

  作为国内最早的一批整形医生,我是原航天总医院整形科专家,现担任北京达美如艺医疗美容院院长,也是新氧绿宝石榜单上榜医生,并担任中整协脂肪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等职务。

  职务很多,责任也很大。在我看来,身处医美这行,相较于消费者,从业者更需要保持清醒,给上瘾的消费者敲响警钟。

  我可以说见证了国内医美行业的变迁。从消费者的审美来看,曾经比较夸张的欧式双眼皮逐步向自然款转变;曾经鼻额头高的鼻根,也逐步消失在消费者的选择中;即便是选择的明星整形模板也在不断变化。

  总结起来,消费者的审美在朝着更自然、更多元的方向发展。

  每当有消费者找我整形时,我都有所选择,在给消费者讲清风险的同时,也会考量消费者应不应该施行手术。

  一般幻想着整形改变命运的患者我不会做,那些想着手术完就会婚姻美满或变成明星的人,往往期待很高,不满意的几率更大。整形可以改变容貌,但不能改变命运。

  在我看来,当前的医美行业太过浮躁,人才稀缺、乱象丛生影响着整个行业的发展。

  很多人不懂的是,美容外科其实有着较高的准入门槛,从业者不是几个月就可以速成的。现在不少人,仅有两、三个星期的培训,就敢号称专家,这很不正常。

  成为一名美容医生,一般是“5年毕业,3年规培”。而成为美容科医生,至少还需在一线实践5年。如今,整个国内医美行业人才比较稀缺。

  2019年,我国合法合规开展医美项目的机构仅占行业的12%,黑机构数量超8万家;合法合规医师仅占24%,非法从业者多达10万人。

  我除了做常规的整形手术,修复手术也做了很多。两年前,我一周都会接7、8台修复打玻尿酸导致栓塞的手术,近一两年,做双眼皮修复和鼻综合修复的消费者也不在少数。

  现在消费者对医美的需求很大,我几乎每天都有两三台手术。但整个医美行业超过一半的客源掌握在美容院或者渠道商手中,这意味着,很多人的整形手术并不是由正规美容医生做的。

  从我个人的角度看,几乎每天都有“劝退”消费者整形的念头。但我并不是不看好医美行业,有些患者裂唇,或者面部有缺陷,做了手术后重拾信心,也是件让医生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随着监管力度越来越强,医美行业健康发展,行业前景还是非常可观。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小洁、时颜、雪儿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张亚楠

原标题:颜值焦虑遭遇医美黑洞消费者毁容丧命黑机构近半手术由非正规医生操作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据最新消息,高盛提高了对美国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

  来源:期货日报  作者:韩乐  随着聚酯产业链...

  周三,美联储公布了7月27-28日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

  原标题:【黄金收盘】美联储暗示或于今年开始行动...